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学习频道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劳荣枝被捕前的生活曝光 最后一条动态耐人寻味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3  

  9月17日中午,记者从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处获悉,9月15日,劳荣枝家属已经为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二审新委托了两位律师。

  身负7条人命、潜逃20年,劳荣枝案多个细节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劳荣枝被捕后,一些曾与她共事或接触过的人倒吸了一口气。

  被捕前,劳荣枝过着怎样的生活?一些曾与她共事的人回想多个相处细节,直呼“细思极恐”。另有疑似其朋友圈曝光,最后一条动态耐人寻味。

  目前,律师已按法律程序将委托书等相关材料,邮寄到南昌中院。“现在一审法院的审理已经结束,案件还在一个上诉期,案卷没有移交,二审法院(江西高院)也还没有立案,我们把材料寄到南昌中院,请他们在上诉期满后,一并移交江西高院。”郭乘希律师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

  9月9日,劳荣枝案在南昌中院一审公开宣判,法院以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以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劳荣枝听到判决后,当庭表示不服,提出上诉。

  当天,劳声桥等5名家属也在南昌中院通过视频直播旁听了宣判。“她(劳荣枝)对判决不服,我们也不服,判太重了。”劳声桥表示,从一审之前,他们就一心想为劳荣枝委托辩护律师,“希望她用家人给她委托的律师,替她辩护,多让律师说话,不管判什么结果,案子要判的让人心服口服,尤其判这种极刑,一定要拿出扎实的证据来。”

  9月17日中午,劳声桥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他们已经正式为劳荣枝案件的二审委托了两名辩护律师,分别是北京贾方义律师事务所贾方义主任律师和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郭乘希律师。同时,他还透露,他获知消息,劳荣枝因佩戴手铐脚镣,吃饭行动不方便,为维持在看守所的生活,需要家人为其打一些钱。“不多,就几百块钱,已经打过了。”

  郭乘希律师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介绍,他们已将委托手续寄到南昌中院。“现在一审法院的审理已经结束,案件还在一个上诉期,案卷没有移交,二审法院(江西高院)也还没有立案,我们把材料寄到南昌中院,请他们在上诉期满后,一并移交江西高院。”

  “一审时,劳荣枝没有委托律师,由法院指派律师,现在一审结束了,那么法援律师的辩护权也就终结了,现在仍是案件的上诉期限内,当事人与被告人家属都有权委托辩护律师。在没有委托律师的情况下,二审法院在受理后的三天内才能够为劳荣枝指派法援律师。”贾方义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解释道。

  此前,贾方义律师也一直在关注此案,通过一审公开庭审及检察官披露的细节,其初步有了几个辩护观点。比如,他认为,公诉人将劳荣枝和法子英定义为共犯,认为“共同犯罪,结果均摊”,但法律规定的是“共同犯罪,罪责自负”,也就是说,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对其他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行为处罚。

  贾方义还认为,劳荣枝应该认定为“从犯”。“公诉机关认为,劳荣枝对7名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是明知且放任的,属于故意犯罪,但‘明知且故意’是属于间接故意杀人,相较于法子英的直接故意杀人,劳荣枝的主观恶性更小,应该说是仍属于从犯地位。”

  “具体的我们还需要在会见当事人、阅卷后,再形成详细的辩护意见。”贾方义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他认为,劳荣枝案一审量刑偏重,应该是判处死缓或无期徒刑较妥。

  2019年11月28日上午9时许,身负七条人命,潜逃20年的女逃犯劳荣枝在厦门一家商场被抓。网传,劳荣枝在这家商场一楼的一家手表专柜上班。

  2019年11月30日晚上与12月1日上午,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两次来到该商场——东百蔡塘广场。

  在该广场一楼,只有东侧的扶梯下,一个钟表专柜,专柜的广告灯箱上是某著名手表品牌的商标,但是从柜台展示的货品可以看到,这里售卖多个品牌的手表。柜台里面还有“名表维修中心”字样。

  柜台旁边的一位售货员证实,劳荣枝确实在此柜台上班,“但对她印象不深,平时可能碰到见面了,也没有过多的交集。”售货员称,昨天有好些顾客来看表,突然问起来劳荣枝。

  2019年12月1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商场时,该手表柜台处于无人在职状态。头一晚接受记者采访的售货员告诉记者,“这两天不开张。”在商场中采访时,两名女士正在讨论劳荣枝被抓一事,其中一名穿着工装的女士指向一楼钟表店的方向说,“她就在那边被抓的。”这名女子表示,她当时在场,看到了劳荣枝被抓的全部过程。

  这几天,劳荣枝的照片、视频接连被曝光后,一些曾与劳荣枝共事或者接触过的人,倒吸了一口气。“细思极恐啊。”有曾在劳荣枝手中买过手表的网友如此感慨道。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也从多名网友处,拿到了疑似劳荣枝的微信朋友圈,上面最后一条信息是11月28日上午8:42分转发的一条关于“感恩节”的链接,标题是“感恩,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而该条消息发出后十几分钟,劳荣枝在东百蔡塘广场一家名表店,被厦门警方抓获。

  2019年11月30日晚上,记者从劳荣枝事件下方的微博评论区看到,有网友晒出劳荣枝的微信朋友圈。

  “8点多发的朋友圈,9点就被抓了。”随后,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在微博上看到,又有网友自曝认识劳荣枝。

  随后,记者联系上这名网友,该网友称,自己曾在劳荣枝手上买过手表,“去年,在她手上买了一个手表,换过一个电池。”

  该名网友称,自己2018年9月份,在劳荣枝手上买过一块黑色的DW的手表,大概花了1000元左右,并且为另一块白色的DW手表换过一块电池,“当时她那边有好几个柜台,我电池在一个柜台买的,手表在另外一个柜台。她那个DW的柜台准备撤柜了,跟商场租期到了,所以比较便宜。”

  该网友还保留有劳荣枝的微信号,记者看到,他所提供的劳荣枝微信、朋友圈内容与此前网友截图晒出的朋友圈内容一致。

  这名网友告诉记者,最近一次与劳荣枝打交道是今年4月份,当时他在劳荣枝手中换的DW电池,才半年,就停了,他在微信中问劳荣枝为什么停了,是不是因为电池没电了?劳荣枝回复称还不到一年时间,但是她们家保的是一年半,所以让该网友带上小票,把手表送到她那里看看。

  记者从劳荣枝的朋友圈中看到,她的微信头像是一个拿着一张面具,遮住半边脸的初音未来。而个性签名内容是“永远都学不会说谎哄你开心的,体重秤,镜子,还有银行卡余额。”

  “经常看到她发朋友圈,有健身、养狗,还有手表专柜的事,但没有晒过家人或者孩子之类的。” 这名网友称,自己与劳荣枝接触不多,印象不深。不过,在看到劳荣枝落网的消息后,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现在想想,确实有点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