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试卷下载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建“四方楼”实施人体实验侵华日军的细菌战究竟有多灭绝人性?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06  

  在哈尔滨,有一座建立在残败废墟上的纪念馆——“黑盒”,寓意记载真相的容器,在这里侵华日军第731部队实施细菌战的滔天罪行被展现在世人面前。

  本期《讲武堂》节目,将通过一件件充满血泪控诉的罪证,去揭露战争罪犯嗜血的恶魔面孔,揭开那段尘封的历史。

  1931年9月18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妄图吞并中国、称霸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然而日本本身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为了支持庞大的战争计划,它将希望寄托于成本较低、威力极大的“新式武器”上。1932年7月,日本陆军省批准设立陆军军医学校细菌研究室,后改为防疫研究室;12月,陆军省批准经费约20万日元用于扩建防疫研究室,主要成员有石井四郎、西村英二、北川正隆、渡边廉等,这些人后来成为日本细菌战的支持者、鼓吹者和实施者。731部队在哈尔滨平房地区的核心建筑是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俗称“四方楼”,是细菌实验和罪行实施最为核心的区域。在这里,日本警备队昼夜设岗,戒备森严,进行着罪恶的人体实验。军机台

  日军对华生物战是针对人、畜、植物全面展开的,以消解中国军民的战斗能力,它选择的致病菌全部都是烈性传染病。例如鼠疫,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鼠疫的致死率为90%到100%,是致命性、传染性非常强的传染病,足见日军之恶毒。731部队投疫病致病菌时,按零点几的剂量往上叠加,每次剂量投送,都要取活体标本做实验,并且在实验过程中,不使用任何止痛药、麻醉剂,让人在正常生理状态下,忍受非人的折磨。此外,侵华日军在作战过程中发现大量的士兵被冻伤,如何对付冻伤成为日本军队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为此731部队设立吉村班,专门进行冻伤实验。

  他们让实验者只穿夏装,负重奔跑,一直跑到所有人最后死去,用这种方法来判断在冻伤的情况之下,人体的耐受程度。3

  被731部队作为活体实验杀害的大多数人都是抗日志士,他们具有非常强的斗争精神。

  1945年8月日本即将投降时,日军对在押人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在日军的疯狂扫射中,有四位难友活了下来,其中何家训的命运最让人唏嘘感叹。在日军第一次扫射后,何家训已身中两枪,当日军第二次扫射时,他身中八枪,其中有一枪从脑后打进,把半口的牙齿都带出来,然而他依然顽强地活了下来,不但活下来,而且最后活到90多岁,2019年去世。他之所以能带着这么重的伤活这么久,是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活,他是替几千位难友在活。

  后来在抚顺进行日本战犯审判时,何家训作为在731部队中幸存的受害者,站出来指认日军细菌战暴行,将罪恶公诸阳光之下。

  下期预告9月19日,《讲武堂》将播出系列节目《罪证——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揭密》下,将继续揭秘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如何企图销毁战争罪行、逃脱战争审判,敬请期待!

  原标题:《建“四方楼”实施人体实验,侵华日军的细菌战究竟有多灭绝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