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课外读物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北京人艺两场戏诠释文艺与生活的关系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8-03  

  今年是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发表五周年。五年来,北京的文艺工作者们扎根生活,用文艺去服务生活,在生活中普及文艺,同时,又将在深入基层的过程中所发现的素材加以提炼、升华,创作文艺精品。

  曲艺领域,北京的曲艺家们走进“回天”社区进行采风,并创作了一系列反映“回天”改造的优秀现实曲艺作品;在影视领域,现实主义回潮,国庆期间《决胜时刻》《我和我的祖国》等主旋律电影创造了电影国庆档的票房奇迹。

  近日,北京人艺的两场话剧更诠释了北京文艺工作者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如何从点滴做起,将“文艺走进生活,生活反哺文艺”的理念落实到了实处,落实到了细微处,落实到了思想的深处。

  在扎根基层、反映现实生活的这条道路上,不空喊口号,只默默耕耘,这不仅是北京人艺戏剧工作者的真实状态,也是绝大部分北京文艺工作者的真实状态。文/满羿

  被公认为“不好演”的《雷雨》,在首都剧场上演了教师版——北京人艺的剧场、布景、导演以及舞美团队,演员却都换成了从讲台走上舞台的老师们。据悉,这台教师版《雷雨》由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携手北京人艺、东城区教委共同牵头,联合景山东华门学区的学校及直属单位共同演出。

  大幕拉开,专业味儿扑面而来,服化造型甚至老师们的舞台范儿都很正。从2017年3月“灯小”的老师们在人艺艺术家的指导下在菊隐剧场将《雷雨》片段搬上舞台,到同年11月在中国儿艺假日经典小剧场挑战100分钟的四幕《雷雨》,再到两年后在首都剧场上演复排版,北京人艺青年演员、教师版《雷雨》的导演朱少鹏至今还记得老师们两年前初排时的状态,“开始时,老师们甚至都不知道表演时手该放在哪里,但文化储备决定了他们对自己所饰演的人物都有着很深的理解,虽然表演技巧欠缺,但对人物理解的高起点却足以弥补技巧上的欠缺,这一点甚至比我们剧院的一些演员都要强。”

  舞台上的“周公馆”可谓人艺版《雷雨》的微缩版,繁漪和周萍的几场重头戏不可或缺的沙发、茶几、放有侍萍照片的柜子以及提示周朴园有德国留学背景的屋内装饰都毫无遗漏地出现在台上。

  不久前,人艺《雷雨》演出时,老师们还曾专程来观看,并在演出后走进后台与杨立新、龚丽君、王斑等人艺艺术家面对面交流。此次演出的教师版也对人艺版本进行了颇具深意的改编,朱少鹏说,“我们是以人艺版为蓝本,比照曹禺先生原著,同时研究了《雷雨的舞台艺术》一书,将其中叙事性的段落减弱,将剧中矛盾冲突最强烈的段落呈现在观众面前。”于是,两个小时的演出不仅有校长滕亚杰作为“引读者”引述曹禺先生的自述“我喜欢写人,我爱人……”等点睛文字串场,也有雕塑感般的人物群像式亮相,舞台呈现更为灵动多元。

  在后台,提示演出场次的黑板是老师们亲手绘制的“板报”,“灯小”力行剧社的成员也由语文、美术、音乐、书法教师以及办公室、医务室的教师组成。饰演周萍的郭奇峰是四年级班主任,排练都是挤出课后或周末业余时间完成的,“从语文教学中的课本拓展阅读,到将角色真正搬上舞台,我们也经历了从表演的外行逐渐走向专业舞台的过程。开始时对人物只是自己浅显片面的解读,到后来逐渐走进人物内心。以前对周萍的理解可能就是外表苍白、性格懦弱的纨绔大少爷,但随着排练的深入才逐渐了解其内心的矛盾和复杂。”校长滕亚杰表示,“教师从讲台走上舞台,最终目的是从舞台再走上讲台,将戏剧元素融入学科、融入课堂,让孩子们的学习更加生动、有品质,从而为提升全民的艺术修养做一点点事情。我们这些人是什么?是火种,愿景是为未来的戏剧教育造一个燎原之势。”

  从成立戏剧博物馆,北京人艺就承担着艺术教育的社会属性。人艺党委书记王文光表示,“除公益场、校园戏剧联盟、剧本朗读、高参小外,戏剧普及教育体系还要向教师延伸,让更多的老师热爱话剧,才能引导话剧走近孩子。其实教师版《雷雨》的导演朱少鹏就是校园戏剧教育的受益者,他是从北京四中的剧社考入中戏又进入人艺的,现在又在从事着戏剧普及的工作。而老师们将对戏剧的理解再传递给孩子,日后他们就有可能成为人艺或戏剧未来的观众。”

  一部由张民编剧,北京人艺女导演唐烨执导,人艺演员赵峥、张培、朱少鹏、闫巍等人主演的原创线岁的艺术家蓝天野观看了全剧联排并与青年演员进行了现场互动交流。首轮演出之后,该剧将于12月10日至14日在北京喜剧院登台。

  作为“城东三部曲”的第一部,《红马甲》以中国证券金融市场发展为背景,以居住在北京东城前门地区的一群街坊的人生起伏为主线,细致演绎了在社会发展进程中,他们历经中国市场化初期“金钱至上”观念的冲击,命运也随着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而改变,富贵、潦倒,众星捧月、云诡波谲,生活就像股票指数一般变幻莫测。在体会过山车般的人生以后,回首往事,每个人都发现,人生更像股市。二十多年后,经过腾退改建的前门地区,曾经的凌乱不堪早已变得秩序井然,股票营业部的小楼也拆去遮挡的违章建筑,面貌一新。

  此次执导《红马甲》,曾经排演过《洋麻将》《甲子园》《李白》等经典作品的人艺导演唐烨表示,自己既有责任也有压力。责任是因为她亲历成长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全部位于东城区,就职的北京人艺也坐落于东城的王府井大街,聊北京人、说胡同事儿,责无旁贷。压力则是大家一提起京味儿话剧,首先想到的还是《茶馆》《龙须沟》这样的经典名作。“事实上,打造一部属于当代人的京味儿戏,把我们曾经生活的年代和环境展示给大家,是非常有必要的。”因此,唐烨和编剧张民经过五年构思,七易其稿,捧出了这部《红马甲》。

  该剧故事主要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北京,那个时期的语言和现在有着很大区别。剧组走访前门地区的老居民,最大程度地还原了那个时期的语言表达,戏里有大量的北京土话、俏皮话和歇后语,比如 “耳挖勺炒芝麻——小鼓捣它也出油”等等。不过想要准确地记住这些台词并且顺溜地说出来,对演员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在戏里饰演男女主角的赵峥和张培在台词上费了相当大的功夫,他们平时一有空就跟老北京人练台词,男主角赵峥透露,自己练了一个多月后回家儿子都不适应了,说:“爸爸,你现在说话怎么变了味儿了?”

  全剧聚焦金融题材,很多人会担心能不能看懂,对此,导演唐烨表示,完全不用担心。虽然全剧是以金融为主题,但实际上讲的还是人的故事。这里面有摆摊营业的下岗职工,有股票营业厅的负责人,有胡同大妞儿,也有从河南来北京打拼的外地人。这次在戏里,演员们都没有一个具体的名字,他们更像是生活在观众身边熟悉的某个人;他们的经历故事也会让你想起曾经的某段岁月。

  “一出金融题材的喜剧”,为了破这个题,导演唐烨打破了话剧常规的思路,全剧就好像男主角做的一个梦,在梦的关键节点将现实和梦境有机穿插从而形成一个整体。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