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课外读物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北京人艺再排《原野》青年演员张可盈等倾力加盟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0  

  人民网北京10月13日电 (尹星云)10月12日,北京人艺曹禺剧场“开幕三部曲”中的第三部——新排《原野》举办媒体见面会。青年导演闫锐携青年演员金汉、张可盈、付瑶、雷佳、连旭东、魏嘉诚等与媒体见面。作为新剧场里的又一次新尝试,《原野》将呈现出青年创作者的舞台视角和曹禺经典剧作的永恒魅力。

  从《日出》《雷雨》到此次上演的《原野》,北京人艺用一系列曹禺经典作品的全新呈现,体现了一种开放与创新的态度,让观众感受到经典是演不尽说不完的。作为第一次独立在北京人艺执导大戏的青年导演,闫锐之前不仅有一系列观众熟悉和喜爱的舞台形象,更因联合导演并主演《名优之死》而受到广泛关注。

  在闫锐看来,“一戏一魂”是曹禺作品最大的魅力,抓住戏魂就奠定了作品的风格和样式。“《原野》是曹禺作品中比较少见的以农村为创作背景的作品,从文本上就具有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的手法,对二度创作来说,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和多种可能性。”闫锐表示,让观众去感受充满“泥土”感的原始生命力,“回归人的本性,将人对于生的渴望和死的释怀这一宏大的生命命题,通过青年人的视角去表现出来,体现时代感,呈现最真诚质朴的舞台表达。”

  一直以来,《原野》被广泛认为是曹禺先生笔下“最难演”的一部作品,剧中既有对人性深刻的挖掘与反思,又充满了象征与表意的神秘感。因此新排《原野》从内容到形式上,都运用了写意与写实相结合的手法,将空间、心理和现实意象进行外化展现。“我们在舞台上其实在展现天、地、人之间的关系。”闫锐表示,通过演员表演和舞台手段呈现,实现一种心理感受与周围环境的相互融合。

  此次新排《原野》着实体现了北京人艺青年创作团队的舞台能量。他们当中有新入院不久的新生力量,也有在人艺舞台上不断积累和成熟的青年一代。

  记者注意到,饰演金子的青年演员张可盈是今年刚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加入剧院的新人,2013年因主演英文版舞台剧《绿野仙踪》而进入观众的视野,参演了众多影视剧,并凭借《老酒馆》中“小棉袄”一角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第一次挑大梁出演重量级角色,她肩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之前虽然也出演过话剧,但都是以现代戏为主,《原野》算是一个农村戏,而且在导演的要求下,要有一些风格化和相对极致的表演,所以跟我以前演过的戏都不太一样。”张可盈坦言,大家对《原野》这样一部经典作品太熟悉了,心里都有自己对经典角色的认知,怎么能做到既不能太跳出观众之前的印象、不让观众有违和感,但又不那么常规,能有自己的一些表达和创作,这是一个难点。

  对于刚刚融入人艺大家庭的张可盈来说,感受最强烈的就是人艺的优良传统。“这里的氛围很好,不论是创作氛围还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都非常融洽。比如保安大哥或是其他工种工作人员,见面都会特别善意的打招呼,会给人一种家的感觉。”张可盈说,在几个月的排练中,剧组演员虽然少,但凝聚力特别强,“大家都拧成一股绳,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前辈们、哥哥姐姐们都一直在鼓励我,也会对我提出要求,让我不断进步。”她坦言,排练过程中哭过好几次,因为要不断打破自己以往的常规、跳出舒适圈接受未知的挑战,“就像是一个打碎再重组的过程,我感觉自己被打碎了几次,扒了几层皮,但是也同样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收获也特别多。”她说,虽然进人艺的第一个戏压力巨大,但也是一种动力,希望不辜负导演、剧院的信任,也不辜负自己。

  饰演仇虎的金汉,近年来,随着《茶馆》中的二德子、《雷雨》中的鲁大海、《骆驼祥子》中的祥子等角色而被观众熟知和认可;饰演焦母的付瑶,在舞台上有着多变的角色类型,曾在《玩偶之家》《催眠》《社区居委会》等中外剧目中都有上佳表现;而青年演员雷佳与《原野》更有着不解的缘分,曾在上一版《原野》中饰演过白傻子的他,此次出演了焦大星一角,作为剧组中的青年“老将”,他在舞台上的多年历练成为此次演出的积淀;再加上连旭东饰演的常五爷,魏嘉诚饰演的白傻子,他们组成的创作团队身上既有年轻的活力,也充满了面对挑战的勇气。

  这样的组合让新排《原野》不仅是一部观众熟知的作品,还是一组新鲜又熟悉的舞台面孔。谈及如何创作,这群年轻人用了剧中人物的台词——去到“那黄金子铺地的地方。”在排练过程中,彼此交流,共同探讨,充满劲头地奔向自己的“诗和远方”。相信通过作品能够让观众看到这群年轻人身上的创作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