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课件下载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中华第一贡”古井贡酒用梦想酿造未来(组图)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6  

  昔时顶礼上奉之“贡酒”,今朝“贡”给了黎民百姓的酒桌。不论哪方人士,“品一品”这千年佳酿的古井贡酒,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有人说,古井贡酒的“结构美”是由色、香、味等各种要素、各种成分、各种层次组成的统一性、平衡性、协调性、自然性的集中体现。

  色,乃酒之形,古井贡酒“色清如水晶”给人一种形体上视觉的美感愉悦。一位当代画家曾如此形容“它以水为形,以火为性,是五谷之精英,瓜果之灵魂;它清冽的仪容,纯净的色泽,使所有人为之心荡神驰。”

  香,乃酒之胆,古井贡酒“香纯似幽兰”所体现的浓而不艳、清而不淡、幽雅谐调、典雅庄重的独特魅力,给人嗅觉上无上享受。

  味,乃酒之魂,古井贡酒“入口甘美醇和,回味经久不息”的奇妙味觉既能给人以生理上满足,又能给人心理上欢愉。有史书曰,古井贡酒“酝酿稷麦,醪变五味而成,与寻常之酒大不相同。此等美酒愈陈愈好,饮之顿觉甘美之至,精神百倍,荣辱皆忘。”

  有此色、香、味的物质载体,古井贡酒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不可替代的精神格调,即所谓“格”。

  在白酒业很少有人敢说,“我的酒天下第一”!文章有风骨,美酒有风格,各家名酒有各家的风格,相互之间可比对,有高下,却不可替代。

  古井贡酒被誉为“中华第一贡”,这当中不但包含着酿酒工艺与自然环境的完美结合,更有融化在这色、香、味当中的情思与遐想。这穿越了历史、现实和未来的线性时空,以“三位一体”的统一性,达成一种饱满的存在—它使你舌尖颤动的同时,心灵一同震动,从而领悟到古井贡酒那种独有的美感。

  要知道,全球范围内有六大蒸馏酒工艺,中国白酒居其一。而在酿造工艺的复杂性、丰富性和继承性上,中国白酒拥有独特的优势。

  建国以来,因中国自然地理人文环境本身的多样性,中国白酒又形成十多种口感与风格各具特色的酒型。古井贡酒正是在这种百花争艳的酒业生态大环境中,一天天走向完善与成熟。

  有人预言,随着中华文化的全球传播,中国白酒早晚会风靡全球。那么,“中华第一贡”古井贡酒将为这样的未来作出怎样的贡献?

  追古思今。古井贡酒奉曹操为“酒神”,这当然不是酒兴所致的一时想象,而是对中国人千百年来“酒文化”核心精神的把握。

  世人多谈“酒道”,古往今来的饮者对酒的演绎和意趣很多。古井人说,酒中乾坤大,壶中日月长。“酒道”讲究环境氛围,清幽的、喧闹的、繁华的、冷清的,都可以成为“酒道”的烘托,与茶道相比,“酒道”很难用一句话、一个主义或者一种精神来概况。

  他们说,酒道的精华就在于它的情绪化—或癫或狂、或歌或饮,荒郊野外、家宴酒楼,只有要三五好友、几碟小菜,便可尽享饮酒之乐。

  但是,古井贡人对“酒神精神”的理解,是实在的、可把握的,那是一种从酒醉的非理性欢愉中,精炼提纯出来的理性精神;是在迷离的醉眼中体会到的“难得糊涂”;是在杯盘狼藉的酒桌上把握平衡的一种清醒……最终,这是古井贡人在乱象纷争的国际、国内酒业变局中,致力于成为中国最好白酒企业的一份承诺和坚持。

  古井贡酒的原产地亳州有一座花戏楼,建于清康熙年间,是国家著名古建筑旅游景观。如今来亳州旅游的客人,参观古井酒文化博物馆、逛花戏楼,再钻一钻三国时期留下的古城中央地下的“曹操运兵道”,可说是三堂“必修课”。以砖雕精美而著称的花戏楼,最初曾是山陕会馆,可以一瞥当时中国各路商客云集亳州的盛景。其中最绝的景观,是戏枋上的大木透雕,也以三国为主题,共雕刻了三国大戏十八出。

  商场如战场,旧时商人们行走华夏大地,没有现在的营销教科书,三国演义就是最好的教材,饮酒看戏既是娱乐项目,也是案例教学。

  亳州人对三国故事的理解有其独到之处。比如,花戏楼雕刻的大戏中,雕工最细的就有“火烧博望坡”、“华容道”、“大战长坂坡”等几出戏,这些戏中,皆以曹操失败而终。就算长坂坡之战是曹操追击刘备,魏军主动,可在大众的印象中,那是常山赵子龙大显神威单骑救主的地方,曹操在这里反而扮演了一个惜将而不得的配角,最后还是让敌人跑了。

  不过,曹操的失败总体而言是“战术的失败”,而他对手的成功,尤其以诸葛亮为正面角色的蜀国,其成功只不过也是战术的成功。亳州人看史,不只是看戏,而是“读真历史、看真精神”。就连花戏楼的导游都说,曹公虽然总是打败仗,看似狼狈,可人家打败仗,从来都不会把本钱输掉。集多少次失败的经验,曹操步步为营,在战术的被动中反而逐渐形成战略的主动,进而使魏国在三国鼎立格局中最终“江湖一统”。

  反观诸葛孔明神机妙算,战术和战役上处处得利,可在战略上却大大的失算。他力谏刘备固守四川,表面上找到了根据地,但由于蜀地“天高皇帝远”,善守亦不善攻,对于有志于光复汉室帝业的刘皇叔,进了川却出不了川,最终功败垂成。这其实也蕴含着商战的秘诀与胜负之道。

  对善饮酒的亳州人而言,曹操的胜利是“酒神精神”使然。从古井贡酒“色清如水晶”的酒体看过去,天地间的事物更清晰可辨了,为政、为商、为人之道是相通的,成功者不一定是那种急功近利、机关算尽的人,而是在非理性和理性之间拿捏好分寸,在糊涂与清醒之间把握好平衡,大方向上不糊涂,小问题上知变通,既精益求精又豁达圆融,不走极端、顺势而为的人。

  孔明军师饮酒不尽兴,大概体会不到这种境界。自他从“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的茅庐出道,苦苦经营半生,却“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而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在似醒未醒、似醉非醉之间却赢得了天下。

  如果说“酒神精神”是古井贡酒特有的企业性格,那么在多年的奋斗史中凝练出的“三子精神”—做好地方经济的“长子”、成为家乡人民的“孝子”和中华文化的“赤子”,则是支撑古井贡企业灵魂的基本原素。

  具体而言,“长子”是指:从亳州尉迟寺出土的大量陶制酒具、酒器表明,酒是中国最古老的产业之一。亳州在历史上,一直是上缴酒税的重要地区,构成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今天,古井贡酒更成为亳州当地的龙头企业,每年税收当地财政收入相当大比例,成为地方经济的重要支柱。

  “孝子”指:古井集团的发展,得益于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家乡人们的大力支持,在自身发展同时,古井人不忘回报地方经济,以实际行动感恩和反哺家乡人民,促进当地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和谐。

  “赤子”指:“南有黄山松,北有古井贡”,古井贡酒作为安徽名牌企业,既是地方形象的代表,也是中华文化的名片。他们认为,随着中华文化的复兴,作为“中华第一贡”的古井贡酒,也必将走向全球,贡献世界。

  “三子精神”本质上都围绕着“贡献文化”这一理念。而这一企业核心文化诉求,也是经过多年探索才逐渐形成。

  1950年至1960年是创业初期,当时带动亳县古井酒厂员工们的梦想,叫“擦擦汗,拨拨灯,超额任务上北京”,酒厂员工都有一种强烈的“革命干劲”。

  1980年到1990年,古井酒厂提出要塑造“古井精神”:为厂效力,为国增光;必须摒弃私利,放眼全局。这些企业理念成为企业宗旨,当时市场化改革刚刚起步,企业核心价值观仍保留着计划经济时代的特色,国家荣誉感依然是关键词。

  进入新世纪,一方面白酒行业竞争渐趋激烈,另一方面古井集团多元化进程加快,这时提出 “老老实实做人,实实在在做事”、“以变应变,变中求活”、“一切阻力来自于细节,警惕细节中的魔鬼等企业理念,显现了古井贡酒在市场中求生存的鲜明特点。

  直到2010年5月,古井集团明确了“跨越式发展”战略,同时提出一套完整的企业文化体系,源自曹操的酒神精神和“贡献”文化,终于确定为企业核心理念,“中华第一贡”的旗帜是以“贡”字为核心,以“忠诚、贡献、共享”为特征。

  “贡献”文化必须落实到古井人的价值观与行为准则上,因此,以“五坚合一”为特征的古井核心价值观,就成了实现“做中国最好的白酒企业”这一强烈愿景的必然要求。

  以坚贞铸造忠诚:忠诚是一种信仰,是古井的核心能力所在。古井集团经营的最高宗旨,就是不断提高顾客对古井的忠诚度、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

  以坚守光大文化:文化是企业发展的旗帜,是企业传承的基因。要在坚守中不断光大,弘扬古井酒文化。

  以坚韧提升品牌:品牌是企业的“脸”,要坚持不懈地进行净化、美化、优化,谨防自己打垮自己。

  以坚定管控质量:质量是企业的生命。古井以质量为天,坚持质量第一,永立名酒之林。

  以坚毅描绘愿景:愿景是企业发展的指南。要坚定远大理想与目标,不动摇、不懈怠、不存侥幸之心。

  有什么样的人,才能酿什么样的酒。古井美酒之所以“饮尽千古风流”,不仅在于传承千年的独特工艺和古井镇天然的水土自然环境,还在于代代相传的文化DNA,在于不同历史时期和条件下古井人的精神世界一直不断发酵和蒸馏,进而浓缩而成了特有的企业核心价值观。

  贡酒应贡人民,贡酒也应贡献世界。古井贡酒的“贡献”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当然不该受到时空局限,而应该承载中国白酒走向世界的使命。

  多年来,白酒国际化一直在国内酒业争论不休,结果是“说的多、做的少”。 “水井坊”卖给了全球酒业头牌帝亚吉欧公司,制造了“中国白酒业并购第一案”,当初最大的噱头是“借船出海”战略,如今没了动静,“水井坊”在国内市场的状况也不那么乐观。其它如茅台、五粮液等顶尖白酒企业,虽然各有尝试,但很少有把国际市场看做支撑未来成长空间的主战场。的确,中国消费市场本来就处于急速膨胀过程,国内市场还吃不够,为什么非要费力走出国门呢?

  但是,把眼光放远一点,从全球市场观察中国白酒业,也许就会生出些许紧迫感。与触角已伸向国内的帝亚吉欧相比,中国白酒企业显得相当弱小。这家全球最大的洋酒公司,在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布局,仅在2006年销售额已达200亿美元,市值在300亿美元以上,目前占有全球30%以上的洋酒市场份额。

  它还拥有14个世界顶级酒类品牌,包括世界第一的伏特加Smirnoff(斯米诺)、世界第一及第二的苏格兰威士忌Johnnie Walker(尊尼获加)和J&B(珍宝)、世界第一的利口酒Baileys(百利甜酒)、世界第二的朗姆酒Captain Morgan(摩根船长)、世界第一的黑啤Guinness(健力士)等。这才是个全球化的酒业王朝!

  有业内人士提醒,本来白酒和洋酒是“井水不犯河水”,可随着中国日益融入全球化,市场开放程度加大,消费趋势向国际时尚靠拢,尤其当年轻一代80后、90后消费者进入主流消费阶层,“白酒和洋酒的贴身肉搏”正在发生。帝亚吉欧等跨国酒业集团对中国白酒产业觊觎并布局多年,如果白酒界人士还一味“埋头走路”,“只看碗里的不看锅里的”,恐怕不能赢得未来。

  中国白酒(Spirit)是世界六大蒸馏酒之一,与白兰地(Brandy)、威士忌(Whisky)、伏特加(Vodka)、金酒(Gin)、朗姆酒(Rum)一样属于烈性酒。据统计,目前全世界喜爱饮用烈性酒的人大约有5亿。在欧美市场,伴随“鸡尾酒文化”而产生的“调和勾兑”饮用,是伏特加等“纯酒精烈性酒”的主要消费方式。

  酒业分析人士孙延元认为,现代工艺科技、营销模式与观念传播,早晚会打破白酒的地理环境束缚,酒作为一种“一不能充饥,二不能解渴,三不能保暖”的文化精神意义产品,“全世界都是相通的,全球的消费者都离不开它”。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白酒这个神秘的“东方之水”流行全世界,几乎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社会发展变化的一种趋势和规律。

  不过,业内对于白酒的未来走向,一直都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方认为,参照国际趋势,烈性酒必须要走“时尚化”之路,在酒品创新与品牌阐释上,要与国际高端品牌看齐,在饮用方式上,白酒要尽量“低度化”,以适应国际流通标准,还要适应年轻消费者需求,实现“自由调兑”;但另一方认为,中国白酒的饮用方式根植于传统工艺,以陈年、高度、纯粮原料、手工酿造这些传统观念为基础,不可能变身“洋酒”,反而应当强化其历史文化内涵,既然中国白酒独特的酿造技术和生态发酵工艺在世界上独一无二,这一民族性的“中国符号”,恰恰是白酒走向世界的核心诉求。

  事实上,从古井贡酒的“酒神”精神与“贡献”文化角度看,“崇洋”与“复古”之争只是表面上的战术之争,并没有抓住酒业竞争的根本。

  如曹操当年“挟天子以令诸侯”,可谓“复古”,但他在大乱年代一点不缺少纵横捭阖、分而治之的技巧;他惩治士族、发禁酒令、鼓励屯田、提倡新文风,这些政策,在当时看来很“洋气”,可他同时崇尚孝道,对不忠不孝行为施以严刑峻法,又相当传统。

  就白酒行业大格局而言,它是一个传统行业,可人类生活须臾不可离开酒精饮料,它又总是一个新兴行业,因此“复古”、“崇洋”作为竞争手段,没有好坏之分,大可不必画地为牢自捆手脚,白酒企业当然可以结合自身特性,进行恰如其分的品牌构建。最佳的制胜策略,还应是“洋为中用、古为今用”。

  从品牌故事的构思上,也大可不必受限于“传统”抑或“现代”。只要符合酒品特性,曹公既可以在古老大殿上向皇上献酒,为什么不能穿越时空,在今日城市的繁华街头喝几杯古井淡雅酒,再借着酒劲跳一段街舞?李太白可以月下独酌,为什么不能乘坐宇宙飞船上月球,畅饮古井贡,举杯邀地球?古亳州人陈抟老祖,能在石室方寸间参悟太极真相,为什么不能移步缓行于品牌大聚会的纽约第五大道,手中端一瓶“古井贡酒·年份原浆”边走边饮?……

  束缚酒业创新的主要因素,不全在于地域、口感、资本这些外在条件,更在于人的思想。爱酒饮酒之人,最不应该被限制的,就是无限的想象力。在市场竞争中,非理性的狂迷常常是创新的酵母,只要用理性的工艺加以合理把握,人们完全可以“用梦想酿制成未来”。

  古井人经过多年实践,从这千年陈酿中领悟到了“酒文化”的真谛—只有真正把握住时代精神的脉动,创造并引领一种主流价值的美酒精神,才能赢得消费者的认同与社会的尊重,这是“贡献”文化的价值依托,也是白酒企业应有的战略思维。

  近几年,古井贡酒通过外贸出口使产品远销美国、加拿大、南非、西班牙、英国、阿联酋、韩国以及香港、澳门等地,世界各地凡是华人聚集的地方都可见到古井贡酒产品。同时,中国驻各国使领馆开始使用古井贡酒作为国礼、国宴用品,作为中国元素,古井贡酒的外向型高端品牌形象迅速提升。

  难能可贵的是,古井贡酒在白酒业调整转型的关键时刻,发出《酒界三问》,这既是古井贡酒自身的行动纲领,也是对白酒业盛行的“权贵主义”、“奢侈主义”、“炫富主义”的一次认真的反思。如能由此掀起一场中国白酒业颠覆陈旧价值观的“新文化运动”,其意义将极其深远。

  每种烈性蒸馏酒的背后,都承载着某一地域和民族文化中的积极元素,白兰地代表了法兰西的浪漫与激情,威士忌中流淌着苏格兰人的勇敢与执着,伏特加酒中洋溢着俄罗斯民族的直爽与刚烈,朗姆酒让人想到拉丁民族的热烈与自由……中国白酒,那里沉淀着中华文化特有的智慧与壮美。不要忘记,中国白酒的产量占世界蒸馏酒总量的三分之一,是伏特加的两倍、威士忌的三倍、白兰地的五倍。

  毋庸置疑,中国白酒未来还将在文化构建上为世界作出贡献,这当然是“中华第一贡”—古井贡酒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