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课件下载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巴辛和他的“芭比娃娃” 有情人终成眷属(图)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15  

  巴辛臂弯里这位美丽的女孩叫娜塔莎,来自乌克兰顿涅茨克。熟悉巴辛的人都知道,2003年巴辛就在顿涅茨克矿工队效力,这段跨国情缘因足球而生,但真正生根却是因为巴辛的“强盗行径”。

  在“强盗”手心写下电线日的晚上,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星期天,在联赛中获胜之后,我和几个队友们决定去附近的一家DISCO里轻松一下,结果竟然遇到了她……”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巴辛的脸竟然微微地红了。惊艳、心跳、紧张,两年前那一幕种种复杂的心情现在完全变成了感动。“芭比娃娃”,巴辛在人群中第一眼看见娜塔莎想到的只有这个词,修长的身材、一头金色的长发、墨绿色纯净的大眼睛、浓密的睫毛,跟芭比娃娃一模一样。巴辛想都没想就冲上去做自我介绍了,之后的五分钟他强盗般地紧握着人家的手不放。娜塔莎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拼命挣脱,可是用了好大的力气也没能成功,情急之下,她几乎动了要用高跟鞋去踩这个家伙的念头。就在这个时候,巴辛松手了,“那么轻浮的举动不是我一贯的作风,可是我知道只有那样才会让她对我印象深刻。”手是松开了,但巴辛的眼睛却一刻也不愿意从娜塔莎身上移开,那天晚上,他什么也没有做,一直缠绕在娜塔莎身边,不停地和她说话。娜塔莎起初对这个“强盗”一样的人物有些害怕,非常拘谨,后来渐渐被巴辛的诚恳和幽默打动了,话也多了起来。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促,临到分手的时候,不管巴辛怎么恳求,娜塔莎都不肯告诉他自己的电话号码,巴辛急得只好说:“你不说,我就到这里等,一直等到你肯说为止。”

  再次从比赛和训练的忙碌中抽身出来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巴辛再度来到他和娜塔莎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在失望地确认娜塔莎没有来之后,他选择靠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盯着出出进进的人流,等待着……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巴辛的眼睛亮了,娜塔莎来了!老远看到她那一头美丽的长发,巴辛激动得坐不住了,但他决定按兵不动,看看娜塔莎的反应。娜塔莎进来后并没有马上和朋友们一起就座,而是目光逡巡着在寻找着什么。当她看到也正在注视着她的巴辛的一刻,嘴角不自觉地泛起了笑意。再度见面后,两人的心理都有了变化,之前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巴辛确认了自己的感觉,而娜塔莎也不再抗拒和巴辛交流。在顿涅茨克大学国际金融系读研究生的娜塔莎是独生女,从小家教很严格,在遇到巴辛前,从没有交过正式的男朋友,但实际上与巴辛分开后的这一周,娜塔莎的脑海中经常会浮现巴辛看着她的眼神,20岁的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直接和无礼的男人,但这个男人也确实让她印象深刻。她和巴辛聊得非常愉快,交谈中巴辛得知,这个不化浓妆、没有任何矫揉造作天使般的女孩子,是顿涅茨克大学国际金融系的研究生,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她有着与她的外形匹配的内在。而娜塔莎也知道了巴辛是个球员,“如果我早知道,我根本不会爱上他……”娜塔莎直到现在还在嘴硬,但那一天分手的时候,她没有拒绝,在巴辛的手心里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10岁的年龄差距没有让两人感到任何不适应。和娜塔莎的恋爱让巴辛的生活充满了笑声,“她是我这辈子第一个送花的女人,在她之前,我连自己的妈妈都没有送过花儿。”巴辛很不好意思地谈到了自己发起的进攻,一个后卫也会发起这样得攻势。第一次送花儿是在两个人认识两个月后,巴辛买了100朵玫瑰,开车到娜塔莎的学校门口等人家放学。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们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巴辛,窘迫和紧张的感觉让巴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局促,巨大的幸福感也同时降临,在接受了巴辛的花之后,娜塔莎正式把巴辛带回家,并告诉父母,她恋爱了。

  娜塔莎的家乡就在顿涅茨克,在前苏联解体前,她和父母生活在俄罗斯。乌克兰跟俄罗斯的渊源最深,几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乌克兰人还坚持说俄语,她的名字娜塔莎也是典型的俄罗斯名字。娜塔莎的母亲以前是一家食品公司的经理,后来自己开过一家商店,因为经济不景气后来也就关门了,目前在家里领着微薄的退休工资做主妇。父亲在房屋销售公司做经理,收入还说得过去。夫妇二人对女儿宠爱备至,但也很尊重女儿自己的想法和选择,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并非一个头脑空空的洋娃娃。

  说起乌克兰,球迷们第一时间就会想起“乌克兰核弹头”谢甫琴科,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谢甫琴科都是乌克兰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在政治和经济都不稳定的社会环境下,谁不想嫁给一个像谢甫琴科那样帅气的球员,到美丽的时尚之都意大利米兰过安稳的日子呢!但这当中不包括娜塔莎,“在乌克兰,足球运动员在普通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并不算太好,至少我这样认为。他们比一般人赚得多,有更多离开本国到其他发达国家赚钱的机会,可以扬名世界,但也因为有这样的优越条件,滋养了某些球员骄奢淫逸的生活习惯。”娜塔莎从来不奢望过上那样的日子,她也不曾幻想过什么白马王子,她知道她的生活需要有深度和魅力的人。娜塔莎学的是经济,乌克兰的“美女总理”季莫申科在大学时代学的也是经济,崇拜季莫申科的娜塔莎渴望能够有季莫申科那样传奇而美丽的爱情,据说季莫申科因为她一个拨错了的电话才遇到了现在的丈夫,所以娜塔莎心里也盼着命运也能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