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教师频道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银华信用季季红债券:2022年第2季度报告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8-06  

  注:按基金合同的规定,本基金自基金合同生效起六个月内为建仓期,建仓期结束时本基金的各项投资比例已达到基金合同的规定:本基金投资于债券资产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的80%,其中信用债券投资比例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本基金持有现金或到期日在一年以内的政府债券不低于基金资产净值的5%。其中,现金不包括结算备付金、存出保证金、应收申购款等。

  本基金管理人在本报告期内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及其各项实施准则、《银华信用季季红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合同》和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本着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基础上,为基金份额持有人谋求最大利益,无损害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行为。本基金无违法、违规行为。本基金投资组合符合有关法规及基金合同的约定。

  本报告期内,本基金管理人严格执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公平交易制度指导意见》,完善相应制度及流程,通过系统和人工等各种方式在各业务环节严格控制交易公平执行,公平对待旗下管理的所有基金和投资组合。本基金管理人对旗下所有投资组合过去一个季度不同时间窗内

  2022年二季度经济主要受到疫情影响,先下后上,波动较大。具体来看,4月经济受疫情影响严重,停工停产、物流和供应链受阻、线下需求场景缺失等因素对供需两端都形成巨大冲击,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2.9%)、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月同比-11.1%)、商品房销售面积(当

  个百分点至3.9%。5月全国疫情形势趋向改善,政策层着力缓解物流梗阻,并逐步推动复工复产。积压订单集中释放带动5月出口增速大幅反弹至16.9%,基建投资在政策支持下也表现较强。不过5月上海尚未解封,北京也出现一轮疫情,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6.7%,仍然受到疫情压制,同时5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速-31.8%仍较低迷。进入6月,上海解封并全面推动

  来地产政策出现显著变化,全国平均房贷利率快速下降至历史低点附近,诸多城市也对限购限贷政策有所调整。6月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跌幅显著收窄(剔除数据异常的青岛市后,同比跌幅由5月的-52.1%收窄至-27.5%),可能反映出地产政策调整有所成效。物价方面,CPI

  央行实施降准、财政开展大规模留抵退税等因素增大了超储供给,可能是直接原因,但央行容许资金利率长时间偏离政策利率,可能也体现出了在疫情冲击下的呵护意图。4月至5月间,资金面宽松是驱动债市走势的核心因素,债券收益率陡峭化下行。自5月末开始,随着疫情形势缓解、上海解封并全面推动复工复产,市场风险偏好得到提升,隔夜回购利率也出现一定抬升,带动债券收益率由降转升。6月最后一周,市场关注到地产成交高频数据回暖,债券收益率继续有所上行。整体来看,二季度债券收益率与经济表现一样,也呈现先下后上走势。不过债券市场对宽松的资金面较为敏感,拐点相对滞后,同时短端表现好于长端,信用债表现好于利率债。利率债方

  17bp、19bp,1、3、5年AA中票收益率分别下行32bp、30bp、25bp。二季度,本基金在债券配置上采取中性久期、适度杠杆的票息策略,根据市场变化不断优化持仓结构,并始终严格控制信用风险敞口。

  三季度,宏观经济进入疫情扰动后的修复期。目前来看,基建仍是稳增长的主要抓手,政策层通过调增政策性银行8000亿元信贷额度、运用政策性和开发性金融工具筹资3000亿元用于补充重大项目资本金或为专项债项目资本金搭桥、提前储备2023年专项债项目等方式不断提升对基建端的支持力度。而地产链条的走势也进入政策放松后的重要观察期,在4月29日政治局会议提

  出“支持各地从当地实际出发完善房地产政策,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的背景下,5月以来地产政策出现较为实质性的放松。从高频数据观察,6月以来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数据增速出现回升,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地产政策放松的效果,但受到居民收入增速放缓、民企地产企业信用风险事件频发等因素影响,地产销售反弹的高度仍存在不确定。后续需要通过信贷社融数据、建筑业链条高频数据等多方面对其表现进行交叉验证。短期来看,在复工复产和宽松政策环境的作用下,三季度经济修复是大概率事件。不过与2020年疫后复苏相比,经济修复的高度可能面临至少两大制约因素。一是疫情反复的风险难以完全消除。二是外需回落压力可能逐渐显现。随着美联储坚决加息以遏制通胀,美国金融条件快速收紧,经济动能开始走弱,中美经济周期的错位增加了下半年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

  货币政策有望维持偏宽松环境,但暂难形成增量利好。在前期构成较大规模流动性供给的留抵退税因素结束后,货币当局的态度和货币政策的操作对金融市场流动性的影响程度将上升,资金面面临的潜在波动或有所增加。

  展望三季度债券市场,我们认为把握票息确定性的同时,需要适度采取逆向思维,在波动中寻找机会。相比于2020年,2022年的债券收益率波动区间较窄,可能存在多方面原因:一是货币政策相对克制;二是市场对于稳增长政策的空间和效果始终存在预期,对于2020年行情反转的记忆深刻,因此持续处于“短多长空”的心态,收益率曲线年以上债券品种今年以来收益率并未下行;三是政策需要兼顾疫情防控、稳增长和防风险等多方面,国内外政策和经济周期也存在错位,使得基本面形势较为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