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教师频道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绢蝶:海拔最高的蝶种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17  

  蝴蝶家族很庞大,作为蝴蝶家族中很不起眼的蝶类,绢蝶,广泛分布在我国。一万多年来,它们在高原,挑战生存极限。生活在高原的绢蝶,堪称是世界上分布海拔最高的昆虫。

  早春时节,沉睡了八九个月的绢蝶卵开始萌发,它们积蓄了一冬的力量随着游走的季风时刻准备爆发。当每一年的春风吹绿青海高原时,绢蝶都会如约绽放自己的生命之美。每每这时,绢蝶研究者、青海民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宋魁,便会踏上寻访绢蝶之路。

  2009年夏天,宋魁去果洛藏族自治州登山时,在即将登顶之时,不经意间捕得一只蝴蝶。“这只蝴蝶不同于我们在河湟地区常见的菜粉蝶,它的双翅翅形浑圆,薄如丝绢,透明的翅膀上还分布有对称的黑色斑纹。”宋魁回忆。

  出于好奇,宋魁将这只蝴蝶带回西宁。他借来《中国蝶类志》查阅,经过仔细甄别,他认定这是一只青藏高原特有的蝴蝶种西猴绢蝶。这一意外收获,使得宋魁开始对这种高原的精灵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国的绢蝶种类已知的有43种,占全世界五十多种的三分之二。我国的云南、四川、西藏、新疆、青海、甘肃等高原地区,都是绢蝶栖息的地方,而我上果洛第一次发现的西猴绢蝶,便是青海独有种。”宋魁介绍。

  约一万五千年前,地球上距今最近的一次冰期第四次冰河期终于结束了,随着冰雪消融,海平面上升,温暖重回大地。就在青藏高原古气候发生剧变的时候,高原上的许多动物纷纷向温暖地带迁徙。然而,只有绢蝶却追随着不断上升的雪线,以极强的进化能力,向着高寒地带迁徙,丰富着这片高大陆上的生物多样性,默默地见证着青藏高原的沧海桑田。

  “一万余年来,绢蝶沿着不断上升的雪线,成为这片高大陆上诸多生命中的强者。它们顽强的生命力,令人叹服!”宋魁说。

  全世界的绢蝶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横断山区,如云南、西藏、新疆、甘肃、青海等地,在海拔较低的山西、陕西等地也有分布。在《中国蝶类志》中有记录的珍珠绢蝶、爱柯绢蝶、西迪绢蝶、腊贝绢蝶、君主绢蝶等我国珍稀蝶类,在青海都有分布。它们大都分布在青海海拔2000米至4800米左右的高山上。宋魁介绍:“全国现在有记载的43种绢蝶,青海就分布有16种。青海高原蝴蝶种类较少,而其中又以高山种类居多,所以较难捕获。绢蝶便是其中的代表蝶种。绢蝶的适应性极强,从河湟谷地到祁连山巅,都能看到它们曼妙的身姿。比如我在大通、贵德等地采集到的小红珠绢蝶,在山西、陕西、甘肃等地也有广泛分布。”

  宋魁曾将青海所产的小红珠绢蝶与外地的加以对比,他发现,青海的小红珠绢蝶相比之下,个头会稍小,但青海的显得非常漂亮!“或许是因为青海高原氧气稀薄,所以小红珠绢蝶的身形稍小,但也正是由于高原干燥的气候,使得它翅膀上的红色斑块发育得特别大,白色的翅翼底色显得异常干净纯洁。”宋魁介绍。

  “在青海,绢蝶多分布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我曾在布尔汗布达山、玛多、拉鸡山、祁连山、鄂拉山等地采集到我国珍稀的爱柯绢蝶、西猴绢蝶、阿波罗绢蝶等。多数为青藏高原特有种绢蝶,尤其是我在海拔52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采集到的西迪绢蝶,更是打破了普遍意义上认为的绢蝶分布在海拔5000米以下的纪录。可以说,绢蝶是世界上有记录分布海拔最高的昆虫之一,这个高度是其他大部分动物或昆虫都无法企及的。”宋魁介绍。

  多年来,宋魁不仅拍摄了大量绢蝶图片,也通过跟踪观察,了解了绢蝶的生活习性。

  宋魁发现,上万年的生存经验,使得绢蝶已经具备了极高的生存策略,每年的七八月,是雌绢蝶产卵的时节,这时,高原天气状况良好,但雌绢蝶仍然会小心翼翼地选择向阳、背风,且周围有大量寄主植物的地方产卵,“在高原的冬天到来之前,绢蝶成虫便会在完成繁殖的使命后死亡,在漫长的冬季里,这些卵将接受严酷气候条件的考验,这样的处所,会最大可能地吸收阳光、躲避风寒,并确保来年春天幼虫有食物源。”

  绢蝶蛹有一层厚厚的茧,这在高寒的雪线附近,极有利于保暖。为了抵御严寒,绢蝶翅翼上有厚厚的天鹅绒来保温,有意思的是,越往海拔高的地带,绢蝶身上的绒毛就会越发密集,这也是绢蝶在不断的进化过程中,适应环境的一种体现。

  宋魁认为,虽然绢蝶已经在青海高原生存了上万年,然而,在这片高海拔之地生存,它们遇到的最大的危险仍然还是恶劣的气候。高原的天气变幻莫测,只要太阳一躲入云中,哪怕只有一两分钟,它们也会立即停止飞动,静伏在草丛中或砾石缝下等背风处藏起来。这一现象在高海拔地区尤为明显。“去年我曾陪一位日本昆虫学家到祁连山采集绢蝶标本,八月份,本应该是高原绢蝶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但因为去年多了一个闰月,绢蝶的生活习性便被打乱了,那一趟我们收获甚微。对于生活在高原的绢蝶而言,哪怕些微的高原气候变化就会引起它们的连锁反应,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绢蝶也追随着雪线上升的速度不断迁徙,可以说,绢蝶是高原气候变化的晴雨表。”宋魁说。

  虽然青藏高原是我国最著名的绢蝶产地,盛产绢蝶科中最为珍稀的一批种类,高原复杂多变的生态环境导致绢蝶物种分化活跃,但各种绢蝶拥有的群体数却较少。近年来,绢蝶属的所有种均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其中高海拔地区的高山种已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对于保护绢蝶资源是非常重要的。

  这一点,宋魁有深刻的体会。五年多来,宋魁曾连续追踪考察过大通一处山谷中的小红珠绢蝶,可令人遗憾的是,这里的绢蝶数量连年越少。宋魁认为全球气候变暖、典型的植被破坏是罪魁祸首,使得绢蝶的一些高山种和亚种种群数量锐减,已经十分珍稀。

  针对野生绢蝶数量越来越少的现状,宋魁曾尝试人工培育绢蝶,然而,绢蝶对于食物的要求很高,必须要人工模拟出来绢蝶的生存环境和食物饵料,这些必须要有正规实验室才能完成,这对于宋魁来说,是困难重重。“绢蝶的生存环境与高原生态息息相关,只有保护好高原生态,绢蝶才不会失去它们繁衍生息的家园。”宋魁说。(郭晓芸)